笔趣阁 > 七小姐日记 > 日记88

日记88

 热门推荐:
  现代

  我回来了,画馆第二天开门发现晕倒的我,画家的孙子把我抱到医院,事隔一晚,才醒来。醒来的我掩画痛哭,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哭。我以为我做了一场梦而已,可是当大夫告诉我,我身体有三个多月的身孕时,我惊呆了。孩子随着灵魂来到我原来的身体,这简直是奇迹莫绾

  紫陶在朝娅的前面站着,小脸有些冷,像这寒冬里的飞雪。

  面对聂少邪的询问,没有人回答。

  芙湖在人群里,目光不是看向皇上,而是大军押来的降兵俘虏,她果然看到了

  聂少邪以为楼沫绾还对半年前的事耿耿于怀,其实半年的时间里让他想了很多,他信她,半年前带着怀疑离开,半年后回来就是为了好好解决后宫之间的事。

  “紫陶,到父皇这来。”他想女儿,伸手要抱她,见她抱着一个白色罐子,“这是什么”

  紫陶像个大人一样回答“这是娘的骨灰。”

  像巨雷轰顶般,聂少邪嘴角不自然的一笑,“你在说什么。”他开始望着朝娅,楼言西,还有其它人,所有人都躲避他的目光,表情凝重。

  楼言西把画册拿出来,交给了聂少邪,“也许我的姐姐在跳崖那一天就死了,她穿越来,延续我姐姐生命,我认她也是我的姐姐。”

  打开画册,直到翻到最后一页,他看到上面的字,预感到不对劲,怒道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”

  朝娅说了一切,聂少邪不相信,他疯狂的跑到椒秀宫,空无一人,打开秘道,“沫绾,你一定使了障眼法,从这里逃了出去的,朕会找到你,你没死,你没死。”

  煜崇迈进宫内,跪下,“皇上,半年前皇后对蓉妃身份有所怀疑,微臣查完,皇后却但是微臣要洗刷皇后的冤情。”煜崇拍了拍手掌,唐舞,东方问,张太医,以及死而复生的玢儿。

  玢儿的脸毁了,聂少邪还是认出了她,“你”

  玢儿挽着东方问的胳膊,“皇上,我本来是罪该万死,是皇后放下了仇恨,把我秘密送出宫,让我留在我最爱的人身边。”

  “是,玢儿的脸伤我可以治好,但是玢儿不让,说要赎罪。”东方问温柔的凝视。

  玢儿说“其实,当年是我和吕嫣一起谋害皇后的,皇后做的是报复我们。可她还是饶了我一命,让我重新活一次。”

  “皇上,微臣查到,张太医把唐舞递的水里面加了药,但是事后放进去的,所以,蓉妃根本没有怀孕。”

  聂少邪听着,每一句话像一把刀一下一下的刺在自己的心脏上,几乎痛到无法呼吸。身为她的男人,没有为她追查出凶手,还要她一个人面对,他枉为爱她之人。

  张太医求饶“皇上,是蓉妃逼我的她会武功,她还抓了我的老小,求皇上看在臣是被逼的,饶臣一命。”

  唐舞默默的替沫绾流泪,“听煜崇回来告诉我们,谷雄族的女军师姓林,叫林青容,是润织的妻子。”想起是她惹的祸,自己好痛苦。

  煜崇待他们都说完,“蓉妃是谷雄族的人,受林青容训练已久,目的就是为了来到皇宫,扰乱后宫,挑拨离间。”

  “美人计”聂少邪捂住额头,苦笑自己。

  他看着画册最后一页,穿越而来的沫绾就这样离开了,那瓶骨灰是完全的她还是她尚有灵魂回到过去了吗

  “都退下。”

  所有人一一退下,聂少邪仿佛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,泪水在他脸上肆无忌惮。

  现代

  莫绾打算出院,那画家的孙子的管家来看她,并送给了她一张画展邀请函。

  那可是大人物的画展,每票难求,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不好意思收。

  “少爷说,您在我们画展内晕倒,是我们的疏忽,这算是一点心意,您一定要收下。”

  “好吧,代我谢谢你家少爷。”

  她回到家,久违的感觉,去电脑查了查荆国,也没有任何信息,她想,大概就像是楼兰那些国家一样吧,神秘的没有载入史册。

  周末,画展的当天,莫绾终于穿上了她的高跟鞋,穿了一身宽松的长外套。

  画展里的人都不乏社会高层精英,商业大亨,莫绾的心虽有感伤,但看到精彩的画,心境慢慢转好,不是说找回曾经的自己吗现在正是时候。

  停留在一幅千人图面前,她怔住了,这是模仿她的画

  不敢相信的转身,巧的是遇见了一位身穿白衫衣的男子,笔直的站在她身后,“你好。”

  长的和聂少邪像极了,老天还是不打算放过她吗

  看着他的脸,自己的眼睛都红了,“你好,你是”

  “我们前几天见过面,我是上次画展的主人顾锦。”

  “噢,谢谢你送我的门票。”莫绾低眸,不敢再对视那双眸子。

  顾锦介绍这幅画,“你也感觉这幅画很特别吧。是我送给这位画师的。这画是我的祖先模仿的。”

  莫绾回眸,罢了,千年都过去了,她不应再暗自神伤,放下一切吧。

  顾锦道“我可以请你吃个饭吗”

  “no。”莫绾洒脱的走掉,高跟鞋吧嗒吧嗒的响着,越来越远。

  顾锦嘴角微扬,这女孩挺有意思的。

  刚要转身,发现莫绾回来找他,顾锦失望了些,还是和其它女人一样投奔在他的怀抱。

  “不好意思,我想问问你,那幅祖母绿画轴的画,是你家的吗”

  “是的。有什么不对吗”
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她还是转身走了。

  古代

  聂少邪沉默了整整一天,芙湖抽出族内的短刀,发誓要为族人报仇

  “皇上,节哀啊。”她不着痕迹的走进去。

  “朕失去了她,你觉的怨谁。”

  芙湖微怔,“怨怨谁呢”

  “哼,以前你不是总会说,是你的不是吗”今天该是揭穿她的假面目的时候了,可恶的是自己曾被她的面具欺骗,以为在宫中见到了一个纯真的女孩。或许从一开始,他喜欢和芙湖相处,是因为她的那份纯真像最初的楼沫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