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七小姐日记 > 日记86

日记86

 热门推荐:
  皇宫 晴

  我亲手为紫陶画了一本画册,记录了我与邪初识,到后来有了她,希望紫陶长大后能常翻着看看,而我就是凭着邪曾对我的好而坚持到在现在,轻易的放弃感情是不对的,希望紫陶将来明白,而我和紫陶约定,暂时不让邪看到,是我们的小秘密。每当到了夜晚子时,我总会听到一个召唤的声音莫绾

  唐舞换了身衣服,满腹的委屈但她不想说出来。

  默默的来到宫女身前,聂少邪见到她,待她不似下人,“唐舞,你坐下吧。在宫里不必像在宫女那样。”

  “谢皇上。”

  芙湖恬笑的说“皇上,唐舞姐姐在我身边很会照顾我,日后若是生下龙子,可要记唐舞的大功劳呢。”

  “自然。”聂少邪见他们和谐相处,眉宇也透着笑意。

  芙湖说着还挽着唐舞坐下,“姐姐忙了一天,坐着休息会儿吧。”

  唐舞只得坐着,神色沉重。

  “芙湖,既然你没事,朕要回去商议朝政之事。”他起身,被芙湖抱住。

  娇气的请求“皇上多留一会儿吧,芙湖感觉好久没见皇上了。”

  “听话,国家大事耽搁不得。”

  聂少邪还是挣脱掉她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  芙湖气的一跺脚,冷冽的眼神盯着唐舞,“你还好意思坐着去,这水凉了,倒杯热水来,记住,要开水。”

  唐舞照做,端来热水。

  芙湖忽然泼到她手上,烫的唐舞叫出声音。

  芙湖上来就一个耳光,“还是这么烫的水,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是不是”

  其它宫女不敢吭声,芙湖哼了一声。

  唐舞出来,手背烫的发红,她去找楼沫绾。

  楼沫绾给她抹了药膏,轻轻吹了吹,“这两天准好。”她把剩余的药塞给唐舞。

  “蓉妃太过分了,明明是知道针对你。她最近心情不好,是否是因为我的关系。”楼沫绾觉的皇上最近常来,芙湖便沉不住气了。

  唐舞摇着头“忍一段时间就过去了。”

  “唐舞,你告诉我,芙湖有没有哪里不对劲,我令煜崇去查她的背景,她说的林家村里根本没有这个人。”楼沫绾说出了自己深深的怀疑。

  “没有啊,只是有些表里不一,听其它宫女说她一直和她姑姑联系。书信往来。”

  “你帮我在她那边盯着好吗我担心她带着某种目的进宫的。”

  “嗯,放心,有消息我会来告诉你。”唐舞收好药瓶,起身离开。

  楼沫绾也去照顾沛儿了,不知阿失在外面找没找到血封喉那种树。

  肃然的大殿,聂少邪坐在龙椅上,听着将军汇报“谷雄族突然宣布停战数月,退了五里,末将认为,这其中必有诈。”

  “臣觉的,敌人退了定是休养身心,惧怕了我朝天威,不必再进攻。”文臣进言。

  聂少邪抬了抬手,令他们不必再议,“谷雄族侵犯我国领土已达五年之久,这些年因为打仗用的军资粮晌不胜其数,将军说的有理,来一个攻其不备,再伤他们的元气。”

  “皇上英明。”

  “退朝吧。”

  只是未到一个月,荆国的兵马损失不少,将军回报,他们有个女国师,似乎对荆国的兵法很了解。

  聂少邪只得下令撤回,以守为攻。

  聂锦沧带着脚伤回来,把血封喉的树叶交给她,“皇后,您有把握吗”

  “我”楼沫绾只是照着书上所写,心里没有把握。

  “没关系,若是沛儿没福气,命该如此,我也不怨任何人。”

  楼沫绾听了,鼻子一酸,“我们只有试试了。”

  制作好,楼沫绾先给沛儿喝了一口,沛儿口吐黑血,昏厥过去。

  聂锦沧的心吊到嗓子眼了,紧紧握拳。

  半个时辰过后,沛儿渐渐好转,睁开了眼睛,“爹”

  聂锦沧立即上前抱住的头,“爹在这里,不要怕。”

  楼沫绾收起药,把过脉后,“他还小,我觉的不适合喝掉一碗,他承受不住。这些叶子留着,若是他再犯病,就再用一片叶子做药。”

  聂锦沧收起,喜极而泣。

  楼沫绾松了一口气,“你不如把他送去学武功,他的身体似乎从小就不好,若是练武,定能强身健体。”

  “皇后和我想一块去了。”他虽不舍,但是为了他的将来,决定送出去学武。

  芙湖喝着唐舞送来的水,刚放下,就捂着肚子,“啊我的肚子”

  靖儿过来,“我去叫太医”

  芙湖指着唐舞,“你害我的孩子”从头上拿起钗,刺伤了唐舞的脖子。

  唐舞摸到脖子上渗出来的血,她这是要她的命啊,居然朝着喉咙刺,好狠的一个女人。

  聂少邪和楼沫绾一同过来,太医已宣布龙胎没了。

  聂少邪失望透了,一个个孩子都没了,他坐到椅上,再也压抑不住怒火。

  芙湖说“皇上,是芙湖不小心,没有保护好龙胎,皇上,你处罚芙湖吧。”

  靖儿跪下,“皇上,是唐舞下的药”

  聂少邪目光朝向唐舞,唐舞跪下,“我端的水,不是毒。”

  楼沫绾也说“唐舞和芙湖没有仇恨,怎么会害她。”

  聂少邪只听不语。

  “不,皇后娘娘,唐舞有时候侍候不好娘娘,娘娘有两次说过她,唐舞就记恨在心,我亲眼看到她那里有个药瓶。”

  唐舞拿出药瓶,“这是我的手烫伤后皇后娘娘赠予的,只是寻常的烫伤膏怎么会”她闻到味道,眉宇深锁,药肯定被人换了。

  芙湖坚持着走下床,拉扯着唐舞的衣服,“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的骨肉”

  聂少邪夺过药瓶,让太医闻闻,“皇上,这是滑胎的药含红花非常多”

  “大胆唐舞,你居然敢害朕的孩子。”

  “等等,我想为蓉妃亲自诊脉。”

  芙湖退一步,“我已失去孩子,有什么好诊的。”

  芙湖坚持着走下床,拉扯着唐舞的衣服,“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的骨肉”

  聂少邪夺过药瓶,让太医闻闻,“皇上,这是滑胎的药含红花非常多”

  “大胆唐舞,你居然敢害朕的孩子。”

  “等等,我想为蓉妃亲自诊脉。”

  芙湖退一步,“我已失去孩子,有什么好诊的。”

  “一直是张太医为你主诊,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你根本没怀过孩子。”楼沫绾大胆猜测。上次在凉亭,她以为芙湖是怕她害她的孩子,现在想想,也有可能是芙湖怕她诊出她没有怀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