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七小姐日记 > 日记76

日记76

 热门推荐:
  “我待你像妹妹一样,听你爹娘的话,如果有合适的男人就嫁了吧,东方师傅他心里总有放不下的人,我怕苦的是你。”像家人一样劝告。

  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  与大家一一告别,楼沫绾背着包袱渐渐消失,一身不沾凡尘的白衣与大雪融为一体。

  一个月后

  楼沫绾的脸完全好了,她在隐秘的住处画完一幅画,是曾经送给聂锦沧和陆宝珍的千人图。

  几乎与曾经的相似,她卷好画。某天送给了吕家府上,吕家正有人成亲,她交给守门的人后不留半字便走了。

  吕家人虽疑惑,但这画得气势磅礴,画风更是特别,很快这千人图传来传去,传到了吕嫣那里。

  绿屏很担心,吕嫣不懂。

  “娘娘,绿屏是前朝的宫女,记得那时候先皇还是皇子的时候,那时的修銮皇后亲自画的千人图送于他。”绿屏回忆着当时的画面,历历在目。

  “那又如何,是那幅画流落在外又被什么人送到我们吕家了吧。”

  “可是我之前侍候陆皇后,她令我与另一个宫女烧了那千人图,那幅画已经烧了”她还记得,楼沫绾在自己面前消失不见,那时她以为见到鬼了。

  吕嫣怔住,“你是说,那幅画重现了。”是谁在模仿那幅画,还是她不敢多想。

  “绿屏不知。”

  吕嫣全身发冷,她眼前浮现楼沫绾被烧烧的脸,自己吓自己的叫了出来,躲到床上盖了被子。

  “娘娘你怎么了”

  当天晚上,风刮得窗子发出声响,吕嫣吓的缩在床上,太医过来瞧过了,她一直高烧不退,幻得幻失。

  聂少邪过来问怎么回事,绿屏如实说了,千人图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  回宫后,立即派黑若去查。

  数日后,黑若把千人图从吕家取来,聂少邪看完画,呼吸急促,“这是这是她画的”难道楼沫绾没死吗

  三年多了,他不知怎么熬过来的几千个日子,在今天身体都像不药而愈。

  黑若冷静的分析道“可能是有人临摹出来的。”

  他的一句话,又把聂少邪打回原形,失落的坐下,“朕知道了,退下吧。”

  黑若到门外,叹息。帝王最怕痴情人啊。

  朝娅捧着大肚子来了,愁眉不展。

  “朝娅你怎么了。”

  “爹,太医说有可能我这胎还是女儿,我都生两个女儿了,怎么老是不生男孩呢婆家一直盼着我生儿子呢,说楼言西是单传。”

  “那就一直生吧,楼家生完七个女儿才有一个儿子,是他们家的问题,你不必恼火了。”黑若偶尔说话也挺幽默的。

  “好像是这么回事。”朝娅想想,心里轻松很多。

  半月后,吕嫣的病情依旧,太医束手无策。

  正遇四年医官大选,聂少邪下令,由新进的医官诊治看看。

  可是出类拔萃的只有一个蒙面女子,上报之后,黑若建议道“皇上,当年吕贵妃也是城中的将军呢,依臣看,医官也可不分男女,尤其日后更方便为后宫诊治病痛,万不能因男女之分而失了人才啊。”他这番话可是因为朝娅总生女儿而由感而发的。

  女儿怎么了,他黑若就一个宝贝女儿,也没愁过什么香火问题。

  “朕的想法也是如此。”聂少邪便下令,医官人选是那个“太医总管,那个人叫什么。”

  “呃她说她叫莫绾。”

  聂少邪腾的起身,“姓莫”

  “是的。”太医知道与修銮皇后的名字相似,只是人家不姓楼。

  “那令她入宫任职吧,先给吕贵妃看病,朕也会前往,看看这位,莫绾姑娘。”

  黑若无声叹气,若说玢贵妃因为长得像修銮皇后而得宠,那这位同音的莫绾姑娘或许也会让皇上另眼相看,只要沾染楼沫绾的半分关系,皇上都未放过。

  可怜啊可怜。

  天地肃寒,在一个风雪扑面的日子,她楼沫绾进宫了。

  一切都未改变,只是她的心境不复从前,淡静如水,步履平稳的去给吕嫣看病。

  其实她可以轻而易举的用药杀死吕嫣,可是一切太快了不是她想要的,她所经历的痛与苦,还要吕嫣百倍的偿还呢。

  在给吕嫣诊断病情之后,写药方时,聂少邪与玢贵妃进来了。

  楼沫绾的手颤抖起来,聂少邪就在身边,她静下心,告诫自己楼沫绾,你不可以这么没出息,要冷静。

  平心静气的,重写药方,然后交给绿屏。

  绿屏马上去煎药,聂少邪眯着双眸打量着她,与楼沫绾的身形太像了,略显清瘦而已。一身玄白的衣裳令他的眼睛有些不舒服。

  “皇上,您眼睛怎么了。”玢贵妃懂得察言观色,关心问道。
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他揉着眼睛。

  玢贵妃立即命令楼沫绾,“你过来,给皇上瞧瞧。”

  楼沫绾正面走来,伸手触摸到他的眼睛。

  聂少邪的心快要停止呼吸了,她的眼睛与楼沫绾一模一样怎么会这样

  “皇上用眼过度,只要多休息就没事了。”

  “等等把你的面纱解下来。”聂少邪说道。

  “皇上有些强人所难了,臣的面貌丑陋,脸上都是毒疮,怕污了皇上的双眼。”

  “朕,命令你”

  两人僵持不下时,绿屏端着一碗药回来,给吕嫣服下,吕嫣清醒过来。

  玢贵妃叹道“看来吕贵妃命不该绝啊。”真希望吕嫣这次病死,这样害死楼沫绾的事天下就只有自己知道了。留着吕嫣迟早是个威胁。

  她一直不对吕嫣逼的太紧,是怕她狗急跳墙,同归于尽的拉上自己。

  楼沫绾悄悄退下,在门外吹着冷风,朝着玢贵妃的宫里走去。

  襄月照顾着一直哭的紫陶,“不哭不哭。”她看到掩面的女人,“你是谁。”

  “噢,我是新来的医官,孩子孩子哭的很厉害,我瞧瞧。”她上前靠近紫陶,紫陶看到陌生的她哭的更厉害。

  襄月退后几步,“大人还是别过来了,公主认生,只和玢贵妃亲。”

  可我才是她的母亲内心再多的呼喊也要咽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