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七小姐日记 > 日记74

日记74

 热门推荐:
  风桥镇 晴

  冯婶说决定教我几种巫术,从而我懂了一些方法,其实并不是那么神奇,只是用巧的方法来判断一些事或人的动向,做出最快的反应,冯婶只说,她的技术不厉害,她曾跟的小姐很厉害。我平日接触的人少,偶尔戴着纱帽出门买菜时会练习看别人的反应,去洞察别人的心思莫绾

  冯婶把楼沫绾叫进屋,没有发现异常,以为她真有什么事,结果她发病了,掐着她的脖子不松开。

  聂锦沧冲进屋,把楼沫绾救下来,冯婶被关在自己屋里。

  楼沫绾轻咳几声,“多谢你救了我。”

  “应该的。”

  “阿失,你的真名是什么。”楼沫绾不敢确定,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啊,但是世人都以为自己死了,不还是活下来了吗如果宫里烧毁的尸体不是真身的话
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。”聂锦沧不自然的别过头去。

  “你认识一个叫楼沫绾的人吗”

  聂锦沧大惊,可他不想暴露自己,只得装着平静的说“我原名叫陈世,因为家到中落,改名阿失,你满意了吧。”

  他大步离开,掩饰自己的心虚。

  原来她误会了,天下重名的人很多,那天听到的名字或许是别人的。

  可是

  她半月所学,可以看得出,阿失在撒谎。但她不想再追究他是谁了。

  蒙着脸独自去了东方问的草芦,刚坐下,他就把药放在自己面前让她服下。

  药很苦,像她的心一样。

  东方问也坐下,自倒了杯水,“这里很小,但旁边的小屋你可以住,在这七天,我会每天花三个时辰针灸去毒,会很痛。”

  “我不怕疼,只要脸能恢复正常。”

  “为了美丽的脸蛋儿,女人什么事也肯做。”他的语气里有轻视,不过是一个爱美的女人罢了。

  “不,我的脸是被人害成这样的,她们还要取我的命,我要复仇,但绝不是以这张脸回去,我的女儿才一岁多,因为她们而骨肉分离,换作是你,你不会恨吗”

  东方问喝完水,“那就开始针灸吧。”

  当晚,东方问特意送她厚的被子,楼沫绾全身刺痛,辗转难眠。

  七天下来基本没什么事做,楼沫绾看他的医书,渐渐的也懂了一些药理医术。

  最后一天东方问问她“你想学医术吗”

  “你愿意教我”楼沫绾怕自己没有天赋,但是,她听贺兰妆儿说过,皇宫每四年选择一名医官编入太医院。她或许可以借着机会进去。

  “懂了医术你就可以自救,以后再有人害你给你下毒,你就轻易的闻出来了。”

  “我每个月只有七天能学是不是太短了。”

  东方问包了十本书给她“拿走吧,这些要在下次来这里的时候全背下来。”然后打开门,头一歪,请她离开。

  楼沫绾以读心秘技观察过他,外冷内热的男人,做事严格,明明帮自己却故意装的随意,他看自己的眼睛时会闪烁,那是男女之间的爱,他爱上自己了不,这张丑陋的脸谁也不会动心的。

  抱着沉重的书回到贺兰家后院,冯婶叫了阿失和沛儿,还叫了她到自己屋里。

  一桌子丰盛的菜全是冯婶做的,“绾儿啊,那天我险些害了你,来,多吃些,别怪我啊。”冯婶给她夹菜。

  “我没怪过冯婶的。”

  阿失喂着沛儿,楼沫绾看他很瘦,脸色也不好,“阿失,厨房那里是不是有几只羊”

  “嗯,有,怎么了。”
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楼沫绾暗自开心。

  月色幽凉,一道人影小心翼翼的来到几只羊面前,没错,她就是楼沫绾,来挤羊奶的。

  挤了一大碗正要离开时,厨房有人发现有动静,喊道“谁在那”

  突然一只手握紧她,带她从另一端逃离。

  到月下一看,“是阿失啊,吓了我一跳。”

  “白天你问羊的事,我就觉的不对劲了,你想喝羊奶跟厨房的人通融一下就能有。”

  “不是给我喝的,是沛儿。”她递给他,“沛儿营养不良,若你再不补充营养,他可能个子也不高,而且会生很多病。”

  “你偷跑去,就为了给沛儿挤奶喝”

  “挤羊奶喝。”只说挤奶喝,身为女人听了有些怪怪的。

  聂锦沧有些感动,几番欲言又止,从小养尊处优的他即使落到如今的地步,也难以开口说声谢谢。

  从那以后,寒冬袭来也不能阻挡楼沫绾干活也找机会看着书,有时候买菜,到药材市场上去分辨药材,闻味儿,时间久了,和那里的人熟悉了起来,但他们仍然没见过她的脸,只管她叫绾姑娘。

  除夕夜里,是他们后院的三人一起过的,贺兰妆儿送给他们新衣裳和甜点,总算过了个好年。

  几个月过去,楼沫绾脸上的毒疮不再有浓胞,看着不那么恶心,只是脸还是没法看,身体轻盈了许多。她有时倒感谢玢儿和吕嫣,不管药是谁下的,至少只是要毁了自己的脸,没要了她的命,即使后来她们放火烧死自己,天也要留命一条,让她复仇。

  皇宫

  窗外寒风瑟瑟,宫殿内暖融如春,火盆烧的炭兹兹发响,吕嫣穿着素衣跪在小佛像前祈福。

  绿屏特意去向皇上禀报,说吕嫣几日未好好用膳了,一心为死去的修銮皇后祈福。

  玢贵妃也在场,她心机颇深的道“吕贵妃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修銮皇后的事啊,怎么最近总是什么事也做。”

  聂少邪不是没有怀疑过吕嫣,只是没有证据,吕嫣又忠心自己多年,打下他的江山有她的功劳,在查无所获之后不了了之。

  聂少邪前去,玢贵妃陪同。

  吕嫣表现的多么虔诚,聂少邪有些动容,拉起她,“就算为她祈福,也无需累坏身子。”

  “谢皇上关怀。”吕嫣感觉有作用,心底暗自高兴。

  聂少邪看吕嫣脸色不好,“脸色这么差,回头让太医过来瞧瞧。”

  吕嫣点点头,享受着被他关心的感觉。

  玢贵妃轻轻翻一个白眼,这等招术在她面前可不好使,她的手捂着头,“啊,我的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