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七小姐日记 > 日记62:女人的狠毒

日记62:女人的狠毒

 热门推荐:
  梵城,晴

  如今珍惜每一次相处,他把夺位的时间提前一个月了,正是我生产的前一个月,他是去是归,无从得知,只望与他白首莫绾

  京城,林府

  唐舞身穿金丝纹罗绮裙,发髻上别着金钗步摇,手有玉镯,颈有珍珠,可是再多的珠宝也趁不出她的欢颜。

  自己拉紧披风,脸庞贴着软软的貂毛,踩过还未清扫的雪地,走到门外,正巧遇到林青容和聂润织回来。

  聂润织满身酒气,似是在外面喝了一夜。

  林青容扶着他,见到唐舞,“你满意了吧。”

  “不满意。”唐舞挑挑眉,面无表情。

  “我和爹说你是来报复我们的,他还不信,我真不懂,你的奶奶是自己老死的,你凭什么怨我们。”

  “若不是你和将军上报皇上我有个奶奶,求他下令抓捕,我奶奶好端端在乡下怎么会一路劳累到京城,是你和皇上害死她的。”

  “如果不是你与润织私奔,你奶奶就不会死”林青容狠狠的语气道,然后扶着聂润织进门。

  聂润织半醉半醒的喊着“唐舞啊唐舞。”

  唐舞一阵眩晕,捂着脸流泪,良久,她擦去眼泪,自言自语的道“既然我们都脱不了关系,就都去给我奶奶陪葬吧。”

  晚膳过后,向公公握着圣旨传达,“林将军曾有意为聂九霄出谋划策,帮其造反,立即收押”

  “冤枉我并未帮他造反”林将军急忙辩论。

  “哎,到皇上跟前儿说吧,带走。”

  林将军被带走,林府的人全乱了套,唐舞出来主持大局,“林将军大难,府里实在难养这么多人,有自愿离开的,到账房领百两银子。”

  林青容闻言,责斥道“谁也休想离开,爹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  “造反罪,没祸及家人就算不错了,不过皇上查明后,也许会诛杀九族,我们想跑也跑不掉了。”

  聂润织从门缝中看着唐舞,是她举报的吧。她心底的恨为何这么多,这似乎是自己造成的。

  深夜,唐舞绻缩在床角,聂润织悄悄进来,道“你怕做恶梦是吗”

  “出去。”

  “我就站在这里,不会靠近你,但我一直没有机会对你说明,我娶林青容完全是因为你的奶奶病重,皇上并没有时间在乎一个老人,在宫里没有人愿意给她治病,我去求皇上,皇上说让我娶林青容这件事就从此罢了,不怪你和你奶奶的罪,我只有”

  “你真伟大,可我奶奶还是死了,林将军和皇上都脱不了关系,我会让他们尝到失去亲人的滋味。”

  “够了,你做的够多了。你那么善良,做这些事会自责死的。”

  唐舞苦笑两声,“自责我没有,他们都活该。”

  聂润织的眼睛模糊了,“好,既然你要报复,我陪你。”说完,甩门离去。

  两日后,皇上查到聂九霄叛乱前确实来过林府与林将军谈话,谁也不知道谈了什么,所以降罪于他,念他有功,关在牢中,成为庶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