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七小姐日记 > 日记61:染血的追逐

日记61:染血的追逐

 热门推荐:
  梵城,阴

  爱情总是想象比现实美丽,

  相逢如是,告别亦如是。

  我们以为爱得很深、很深,

  来日岁月,会让你知道,它不过很浅、很浅。

  最深最重的爱,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。

  忘记曾经在哪见过这样的话,我与聂少邪相处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太短,那份爱需要沉淀,也许现在更需要一点距离莫绾

  楼沫绾受惊,退到马车内。

  聂少邪单手持剑,剑上的血流淌在尖锐的剑锋,剑锋划在地上发出充满杀气的响声。

  老板指使两个小厮杀了他,聂少邪双手举起剑,一剑使两人一同毙命,老板害怕的向后缩着身子,“饶命饶命”

  聂少邪轻轻划过剑,老板的脖子上一道血痕,睁着眼睛死在地上。

  楼沫绾的身子颤抖,她第一次见到聂少邪杀人,她记得以前人们说他没有武功的,是什么时候他学会了拿起刀剑

  时间仿佛停留,两人对视凝望,好像天外而来的音乐飘来,沉静了两人

  朝娅,楼言西,黑若,以及吕嫣在梵城城门等待。

  四人看到聂少邪横抱着楼沫绾朝这边走来,风中的他们,衣角被风吹起,落叶环绕身旁,聂少邪的眼神坚定如磐石,楼沫绾靠在他怀里思绪万千。

  朝娅放下心,“我觉的,没有任何事或人能把他们分开,爱会把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。”她真心说话,也想说给吕嫣听。

  吕嫣眼神游移,悄悄离开了,她想,这里没人会想看到她吧。

  “邪,放我下来吧。”

  “不,你会逃跑的。”

  “我,不会再走的。”

  “今后你若再逃跑试试,你逃跑一次我就杀人。”

  “真幼稚。”楼沫绾说完,嘴角终于露出微笑,安然的闭上眼睛贴在他胸膛。

  城都内的人都看着聂少邪多么重视楼沫绾,他们都说吕嫣不对,虽然她立过功劳,却不该拆散人家。

  吕嫣只有整天忙着让自己忘记胡思乱想,忘记痛苦,一直躲避着见到聂少邪和楼沫绾。

  时间匆匆而过,楼沫绾的肚子越来越大,聂少邪每天忙完便过来陪她,朝娅和楼言西也参与了征兵的事,随着黑若学到很多。

  而京城,由于聂九霄的反叛,损兵折将,但正慢慢整顿恢复中,聂九霄被关在牢中,迟迟未被判死刑。

  聂连汐成为了朝中年龄最小,却最懂兵法的将军,他的母亲端仪妃由于疾病过世了。

  聂润织和林青容生活的并不幸福,唐舞则像变了一个人,随着大夫人二夫人相继离世,其它的侧室都被她治的听从于她,谁也没想到,曾经的丫头狠起来像蜕变另一个人似的。

  聂润织日日喝酒无数,糟蹋着自己的身体。

  除夕一过,聂少邪变的更忙了,而楼沫绾还有不到四个月就临盆了。

  有一天,聂润织寄来一封信,上面写到皇上娶了一位玢贵妃,她长有些像楼沫绾,受宠至极。皇上似乎有意换掉梵城之主,大概是怕夜长梦多,而你,最有可能被召回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