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七小姐日记 > 日记60:只是想安静

日记60:只是想安静

 热门推荐:
  梵城,大雨

  当我看到他眼中的疏离,才发现我们的爱情并不是无坚不摧,它很脆弱,于是开始怀疑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否真的重要,他可以误会我考验他,但真的与他对视,那颗心最先知道,他的爱削弱了莫绾

  楼沫绾没有立即解释,后退几步,与他拉开距离。

  聂少邪也没再说话,转身而去,留下一股清冷的风。

  朝娅要去追他,“是我的主意,没想到他误会了你。”

  “不必去追了,你们是为了我好。”说完,腹部传来疼痛,脸色雪白。

  楼言西赶紧扶好她,“姐,对不起。”但至少证明聂少邪是爱她的,谁知道他这么介意别人试探他。

  “我没事。”她独自转身进屋,合上了门。

  聂少邪站在湖边,面色凝重,吕嫣站在他后面。

  聂少邪回头看,以为是楼沫绾,见吕嫣的脸眸子里充满了失望,又回头盯着湖面出神。

  “王爷,我我不后悔。”

  “让我最后一次告诉你,我的心里只有沫绾。”

  吕嫣点点头,静静离去,她一直明白,只有楼沫绾消失,她才有机会。

  楼沫绾留信一封,背包包袱出了城都,雇了一辆马车朝京城方向驶去。

  朝娅端着安胎药去楼沫绾房间,看到信,慌忙的打碎了药碗,拿着信去找聂少邪,一路奔跑,深深的自责,她干嘛去试探人家,这下楼沫绾真走了。

  找到聂少邪,她几乎快哭出来,“王爷,沫绾走了。”说完,她再也抑制不住,“是我的错,我不该乱出主意,她完全不知情,你误会她了。”她只盼着楼沫绾平平安安的,否则她一生难安。

  “你们又玩什么把戏。”他没有回头,以为又是一次试探,直到一封信递到他面前。

  他打开,上面写着从知道你会攻打京城,我一直不安,害怕战争的我无法亲眼见你们兄弟相残,我会找个地方安胎,直到战争结束。抱歉,试探了你,这事不怨别人,只怨我自己,我的心需要安静一下,不用来找我。帮我照顾好言西和朝娅。

  聂少邪颤抖的手连一封信也拿不住,“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  “你不明白吗我和言西看不过去,我出主意试探你的真心,可是这事儿没和楼沫绾说过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  聂少邪听完,去马房骑上马出城寻找,想必她肯定到楼家养胎了,她没其它地方可去。

  傍晚,楼沫绾留宿一家客栈歇息,可是见到客栈里的老板和两个小厮眼神鬼祟,返身回马车要离开。

  车夫被小厮打晕,奸笑道“这位夫人一看就是富贵人家,你拿出钱来我们饶你一命。”

  “黑店啊。”楼沫绾此时什么都不害怕,镇静的说“有什么钱你们尽管拿去。”

  良久,三人把钱都搜出来了,老板见她美貌,笑着说“这么美的女人孤身去哪儿不如留在我客栈里当我夫人如何”他伸手就要去摸她的脸蛋,突然,手臂被斩成两截,他痛呼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