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从无敌开始 > 第六百六十章 阻拦

第六百六十章 阻拦

 热门推荐:
  二皇子方邪反应不慢,直接闪身到那些目瞪口呆的师生面前,砰的一声,硬抗住鼠三恐怖的一拳。

  “呵呵,就知道捡软柿子捏吗,”二皇子方邪双手抓住鼠三来不及收回的右手,大喝一声,直接将其甩向高空,接着回头快速向那些师生说道,“快点离开,我要是玩高兴了可不会再管你们死活,哈哈”

  右脚用力一踩,弹跳出去,追上还在半空翻转的鼠三。

  一记鞭腿直接将鼠三砸落下去。

  砰轰

  烟尘四起,二皇子方邪大笑一声,直接冲进了烟尘之中,感知四周,刚准备乘胜追击之时,喉咙一痛,顿时呼吸不顺心如刀搅起来。

  烟尘有毒

  方邪立即屏住呼吸,灵力运转驱除毒素,这时心有感应脚步横移,不过终究还是慢了半拍,被土遁地下的鼠三直接击中右脚脚底板。

  巨力即体,方邪来不及卸力,直接翻飞出去。

  咚,咚,咚

  撞飞不少碎石,拖地十几米之后,方邪才停了下来,站起身,吐出一大口黑血,看着从渐渐散去烟尘中走出的鼠三,兴奋的叫道:“哈哈,不错不错,咳咳,原来是只会钻地的毒老鼠,再来”

  鼠三身影又诡异消失,方邪心中一凛灵力护住全身,想感应对手从何处偷袭。

  可是很快察觉,对手居然直接跑了

  远处某处清空的教学楼一楼,正站在教桌上悠闲吃着糕点的飞飞,乜斜了一眼半跪在地的鼠三,教训道:“让你打伤这里的学生老师,你和那个丑死的二皇子纠缠什么,杀了他很有成就感”

  “不是,只是觉得他会碍事,所以想把他伤了”

  “你伤了他了”

  “是,他已经中了我的天赋鼠毒”

  “鼠毒个屁气死你飞飞大人我啦你们这些都是笨脑瓜,迟早,哼糕点掉地上了,,喂,谁让你吹的,脏了,赏你吃。”

  “谢谢飞飞大人赏赐”

  “味道怎么样”

  “很好,很美味。”

  “那是自然”飞飞骄傲的蹦跳一下,接着说道,“这些还是小李子以前孝敬你飞飞大人我的,小李子人虽然长得丑又喜欢和大王作对,不过买东西倒不吝啬,还有好多,有,呃咳咳,哼看你飞飞大人”

  “不敢”鼠三身躯一抖,直接拜倒在地。

  “好了,瞧你那怂样,站起来说话,,告诉你,刚才那丑家伙,是故意示弱让你陪他打架的,怎么,不信”

  “不敢”

  “切就会说这句,告诉你,上次抢天罚剑,这里布置的阵法还没撤,精通不对是完全通晓阵法的你飞飞大人我,对这里的一切,包括地上的小蚂蚁背了多大的米粒,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那丑家伙灵力一直没有亏损多少,就等,吱吱,不好,姓肖的丑丫头又找到你飞飞大人了,快走,哼和小李子一样可恶”

  啊切

  李一然打了个喷嚏,对面前站立的零零柒笑道:“哈哈,肯定又谁背后想我了,你,你坐啊。”

  “不敢,还要带海族回去覆命,主人,没意见吧”

  “没有没有,哈哈,小事小事而已,对了,你回去和易城主说下,要是尽可能的话饶他一命,我已经答应他,他那种无名小卒回去也是死,有可能可以收为手下的。”

  “知道了,那主人,我,先走了。”

  “好好,你去忙,,哎,等下,那个你儿子,实在不好意思我抽不开空去不了”

  “不用的,主人,各人有各人的造化,实在今天事情多,主人我先告辞了”

  等到零零柒离开了好一会儿,李一然才反应过来,拍了下自己脑门,忘了让零零柒保密了,他回去,易灵肯定知道自己来了,本来只想悄悄行事的,看来只能先露面了。

  刚站起身,忽然察觉异样,心中冷笑,没有动作站在原地。

  嗖的一声,一枚钢针从门外射了进来,当快要击中李一然眉心之时,飞宇瞬间出现,徒手夹住迅捷的钢针,然后反手扔了出去。

  铛,一声金属撞击声音。

  接着房门打开,手拿匕首的木神通站在门外。

  “飞宇,先退下,”李一然叫住飞宇,坐了下来,一边倒茶一边说道,“钟麻子,喝茶不呃。”

  还未倒满的茶杯直接飞出,被门外走出的钟无敌一手接过:“冷了,我只喝热茶,还你。”

  茶杯飞回,眼见又要撞向李一然眉心,飞宇眉毛一皱,快速伸手接住茶杯,可是没想到茶杯居然还藏有暗劲,茶杯中旋转不休的茶水立即飞出,一道水线撒向他和李一然二人。

  “切”李一然哼了一声,先于飞宇出手,寒气涌出,直接将飞来的水线冻成冰粒,然后一挥手,冰粒又倒飞向钟无敌和木神通二人。

  钟无敌背着手走进门内,也不知如何动作,只见飞来的冰粒直接悬空停住,接着融化变成水滴,随后聚集一起形成水团。

  “想不想喝我给你沏的这茶水”钟无敌笑道。

  李一然用脚把一个凳子踢出,说道:“你又不是街边杂耍,坐不坐,不坐把你轰出去。”

  “哈哈,李会长这是生气了,”钟无敌灵力发出,直接将面前水团蒸发,然后故意找了另一个凳子坐下,“按理说我现在出现,你应该高兴才是。”

  “高兴你妹你又不是女的,嗯曾玉莹的儿子真成你狗腿子了,还瞪我,信不信”

  “好了,”钟无敌看向后面脸色不善的木神通,吩咐道,“你先去外面等着,记得把门带上,,李会长,你的这位也暂时退下吧,呃,空间瞬移果然好用,呵呵。”

  如今房间里只剩下李一然和钟无敌二人。

  李一然故意歪着脖子斜瞅道:“钟麻子不行啊你,越长越丑了”

  “谢谢夸奖”

  “我是骂你,听不出来”

  “我喜欢被你骂”

  “呕去你大爷的,你取向是不是有问题”

  “哈哈,气急败坏了你,,好了,玩笑话过,聊点正事吧,我的师公现在在哪”

  “谁都不知道你说谁”

  “非要我说详细吗,月隐门前代掌门,梁师公现在在哪”